电子潮汐

please don't leave me alone, please.

你的圆规戳中我的心脏

不要爱
爱让我失去暴戾的自由

虚无主义其实相当真诚啊

现在我试着写下这一切,“一切”的意思是,空荡荡的失眠。
在那呼吸上浮的几秒钟里,我想到了他,想到了父亲,想到了神启。
这种来自悲剧的命运感刹那间捕获了我。

她愈尖酸刻薄地说
她的孩子就愈沉默
“这部分的血过滤后才流到你身体里的
一定是这样”

我一伸手就能帮你整好歪掉的领子  却没有合适的身份做这件事

于是看着你的背影 在脑海里演练 千千万万遍

我活在一列永不停歇的火车上  窗外连绵青山挡住了光

直到那日你来  穿过汽笛声响

我爱你 是心口的一百只蝴蝶

晚自习突然停电,然后我得以穿过两道手电光束,肆无忌惮地看向你昏暗中的面孔。